寓言故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窝窝情节_散文网

来源:寓言故事网   时间: 2021-08-28

每次我见到窝窝头,总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好像久别重逢的亲人那样亲切,又像朝夕相处的人那样温存。从三、四岁记事开始,一直到十八岁上大学,在我全部的里,最深刻、最闪光、最持久的内容,就是窝窝。一年365天里就有364天,一天三顿饭就有四次进食窝窝,吃得很香很甜,简直就是狼吞虎咽。所以,无论在何时何地,无论在什么场合,无论在任何情景下,我只要看到窝窝头,不管是什么形状,不管是怎样大小,不管是用什么面粉做成的,都能瞬间把我带到属于的和。

我出生在1959年9月的鲁西南大平原。那是一个贫穷得不能再贫穷的地方,是一个饥饿肆虏的年月。听老人说附近几个村庄里,没有了上学玩耍的气力,大人没有了下地劳作的力气,坐在门槛上,蹲在墙根下,骨瘦如柴,全身软软得像棉花,眼睛垂垂得像铃铛,脸上又黄又黑,像等死的肝癌病人,慢慢地大半去了那个不用吃饭的世界里。

那年我们村里没有饿死人。说是村支书明白,没有全听别人的话,领着全村老小把去年的地瓜收了回来,晒成了瓜干,做成了窝窝,每人每天分给两个窝窝,才熬过了那个鬼门关;说是村长有经验,在去年收了地瓜后种上了满坡的胡萝卜,储在地窖里,才度过了那个和死神打架的槛。不管咋着,二老说的是一个人,是一件事。

到我记事时,景况有了好转,村里人都能吃上了地瓜窝窝。刚记事的孩子就对两件事到和甜蜜,一是吃饭,二是玩耍。那时不知道别的东西好吃,能吃饱地瓜面窝窝,有时还可以就着块咸萝卜,喝着地瓜面糊涂就非常了。随着年龄的增大,我发现自己有了爱好,比任何玩耍项目都有兴趣,这就是看母亲做窝窝。

母亲是个做事很利落的人,蒸地瓜窝窝,馇地瓜糊涂是她的拿手活。地瓜面是灰白色的,母亲用面瓢把面挖在大瓷盆里,然后加入一定量的温水,拌匀后用手揣揉,里面还要放些火碱。母亲揣面很有力量,不一会就好了。然后就是做窝窝,揪一块面放在左手里,先用右手的中指和无名指在面团的中央摁南京最专业的癫痫医院出窝来,继续摁下去,窝越来越大,一眨眼工夫一个窝窝就做成了,象变魔术一样,不一会一大锅窝窝就做好了。小时候经常看母亲做窝窝,比在戏院子里看魔术师的精彩表演还开心。窝窝做好后,母亲用厚厚的木制锅盖盖上八窨大锅,然后就烧火,我为了取悦母亲,帮着抱柴火,由于年龄小,时常帮倒忙,惹得母亲不高兴。一刻功夫锅里边向外冒出很大的蒸汽,母亲说声好了,停下火就去忙别的家务,那时家中人多,爷爷、奶奶、父亲、母亲、我,还有两个弟弟和两个,母亲总有干不完的活。不一会,在我和弟弟妹妹的一再催促下,母亲不得不放下手里的活去厨房掀锅。

掀锅对我和弟弟妹妹来说,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时刻。大木锅盖掀开后,锅里的蒸气象天上浓浓的白云滚滚而上,蒸气散去后,窝窝清晰可见,又大又亮,整整齐齐,母亲把它拾到筐里,满满一大筐,象小山一样,我和弟、妹看着直流口水,母亲见孩子们饿了,赶忙每人分一个。我每次拿到窝窝,都要看一番再吃,也顾不上弟弟妹妹。窝窝拿在手里,象橡皮做的,稍一捏就扁,松开手马上就恢复原状,颜色灰里透些红,半透明状态,吃到嘴里要用力才行,很筋硬,嚼起来有苦苦的甜味,当时觉着真好吃。( 网:www.sanwen.net )

感觉地瓜窝窝最好吃的时候还是高中阶段。记得是十六、七岁,是身体发育最快的年龄,饭量很大,一顿要吃十多个,一斤多干面的。那时住校,开学时把一个学期的地瓜干拉去,换成饭票。学校离家三里路,每周回家一次,每次回家主要任务是带地瓜窝窝,以备晚上自习后吃,所以每周给我做窝窝也就成了母亲的一项重活,每次一大布袋,需要两大锅。回到学校,把带来的窝窝分成小袋,挂在宿舍墙的钉子上。那时“文革”还没结束,学校里不抓学习,多数同学都不学,可我喜欢学习,每天晚上都学到很晚,寒冷的天也是如此,回到宿舍后肚子饿得咕咕叫,就从墙治疗癫痫疾病哪种方法效果好上摸着黑拿个窝窝吃。我怕影响同学睡觉,就到室外操场上吃,反正屋里屋外一个温度。我看看冰冷冰冷的,听听周围死静死静的,只有肚子的叫声和我吃窝窝的声音,感觉很凄凉。咬一口窝窝嚼起来咯吱咯吱的,因为里边有很多冰冰碴,可是吃起来非常香甜,胜过现在的任何点心。窝窝拿在手里象个冰蛋子,冰得手又痛又麻,不断地这手倒那手。当时一想起家里和弟弟妹妹连这样的冰窝窝也吃不饱,心里就特别难受,眼泪从脸上滚落下来,象冰冰碴溶化的水,凉凉的流进了心里。

吃地瓜窝窝身体长得很快。可是只长个子和体重,就是不长力气,高中两年,长了二十公分高,增了三十多斤体重,俨然成了一个魁梧的成年男子,可力气不足,一有体育课就发愁,所以参加后就特别体谅中国足球队,吃地瓜喝糊涂长大的咋能和吃牛肉喝牛奶长大的一样拼呢?后来才知道地瓜的营养不全面,主要含淀粉,蛋白质含量很低。

其实,窝窝有很多种。那时地瓜面的占主,还有小米面的、玉米面的、掺了黄豆的杂面的;有掺野菜的、掺树叶的、掺鲜地瓜叶的,等等。我们家一直吃地瓜面的,是因为地瓜便宜,一斤玉米可换五斤地瓜干,一斤大豆可换十几斤,小麦换得更多。就这样每年还要缺几个月吃的。每到荒时,父亲母亲到处找亲戚借钱借粮,拿借来的钱再到几十里以外的另一个县去买地瓜干,那里的瓜干每斤便宜一分钱。拉着地排车,来回步行百里,我从十来岁就跟父亲拉地瓜干,一直到上大学,年年如此。由于家中缺吃的,父母常把仅有的窝窝省给我和弟弟妹妹吃,自己忍着,还要下地干重体力活,让人非常心疼。每每想起这些,心中就十分酸楚,泪珠子在眼眶里打转转。就是这么艰苦,二老从没间断过我们的学习。他们认准了一个理,吃不饱穿不暖,不怨天不怨地,就怨自己没,砸锅卖铁也要让孩子上学。

七七年恢复高考,二老的眼睛亮了起来。就象六月的连阴天突然出来了太阳。那年我已经高中毕业在家干了一年的农活,一年中父母操碎了心,想了很多办法,远近的亲戚邻居癫痫治疗生物芯片凡是在城里工作的,都找过了,求过了,甚至是哀求,其实就想当一名临时工,当时城里日子也不好过,就业很难,结果无济于事。到了下半年,国家恢复了高考制度,父亲异常的兴奋,把我送到县城里复习功课。邻居二叔在县城一家小学任校长,二叔的长子长我一岁,也在复习应考,于是我俩就白天一起学习,晚上一个被窝睡觉,复习了一个月,一起参加高考,可惜他落榜了,记得我很难过。当时吃饭成了问题,那时都不宽余,二叔每月二十几元的工资,要养一家老小。所以我只好从家带饭,放在老师锅里热热再吃。带的饭当然还是地瓜窝窝,有的老师给我开玩笑,说我的窝窝都把他的馒头串成地瓜味了。

父亲为了不耽误我学习,就把窝窝送到学校里。两、三天一趟,每次重重的一大袋。县城到我家十二华里,六十多岁的父亲步行要一个半小时,来回三个小时,正值三九严寒,非常辛苦。可父亲倒觉得很幸福,每次来了总是慈祥地看着我笑,搓一搓冻僵的手,擦一擦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然后把窝窝袋子亲手递到我手上。父亲知道我是个爱学的孩子,从不催我学习,倒是反复嘱咐不要学得太晚,要注意身体。我接过窝窝袋子,知道它的分量,也就不说什么。我仔细看看父亲,他很瘦很瘦,脸上爬满了深深的皱纹,个子接近一米八,体重不足一百斤,腰板挺的很直,象一个硬是挺着的麻杆,走起路来风一刮就有倒的危险,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能让父亲承受起这么重的窝窝袋,其实我心里非常清楚。

父亲送来的窝窝,象一针针兴奋剂,给了我勇气和力量。所以我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第一想到的是父亲送来的窝窝和送窝窝的父亲,当然还有做窝窝的母亲。以后的多年里母亲做窝窝和父亲送窝窝的情景经常出现在我的里,每次梦醒时分心里总是酸酸的,总要静静地流一会眼泪才好受些。父亲去世时,我在外地出差,没能见上一面,所以一直感觉父亲还活着,十多年了经常梦到他老人家,梦里就好象回到了的平凡,一起干农活,一起吃地瓜窝窝,喝地瓜糊涂,后来才明白父亲一直活在我心里。

宝宝憋尿会引起癫痫吗

上大学以后,很少再吃到纯地瓜面的窝窝。回老家时有时让母亲做几个尝尝,但一直找不到过去的味道,要么怨地瓜施了化肥,变了品质,要么就认为母亲年事已高,做窝窝的技术水平下降了,反正吃不出原来的味道,又苦又涩,在嗓子眼里打转,就是咽不下去,好象成了天底下最难吃的食品。母亲看着我吃窝窝为难的样子,并没有生气,轻轻地说,地瓜窝窝本来就这样,不是窝窝的味道变了,而是现在好吃的东西多了,肚子不挨饿了。不管怎样,我对窝窝的丝毫没有改变,随着的流失反而越来越深,越来越和父亲、母亲、弟弟、妹妹一起吃窝窝的日子。尽管它在当今食物中算不上上品,但是它毕竟养活了一代甚至几代对社会有用的人。

难怪清代翰林魏希徽晚年回家开窝窝店,并作赋赞颂窝窝呢!此翁是我老家郓城的一位历史,出身贫苦,幼年丧父,靠知书达理的母亲抚养成人。他勤奋好学,十多岁就能赋诗,二十岁乡试夺魁,三十岁金榜提名,康熙大帝亲点二甲第一,授翰林院庶吉士,后成为皇室东宫日讲官,专门教授皇太子。他在朝三十年,六十岁告老还乡,在县城开了一家饭铺,专卖窝窝,价格很低,意在救济穷苦百姓。这个时期,写下了《窝窝赋》,感情丰富,脍炙人口。照此抄写下来,与读者朋友一起品味,去一下当初和现在的贫民生活。

“美哉窝窝兮,本天地之所产,由人力之所造,列五谷之班次,毓二气之精奥。田舍翁之常食,穷秀才之佳肴,与豆腐为同侣,共蒜酱而逍遥。米粥不如其实际,糊涂不如其坚牢,嗤包皮为假饰,与锅饼为同胞。类馍馍而无底,比烧饼而差高,相其形似将军之帽,观其色赛状元之袍。里二而外八兮,纤手成就,表实而中空兮,柔指均调。味当耐久,有终日之饱;每饭不离,无须臾之抛,富豪视尔为粗糟,吾辈看尔为旧交。孔子有之不必束水,颜回逢之何用箪瓢,於陵无尔三日不食,首阳无尔饿食菜苗。胜似羊羔美酒,价廉工省不用椒姜作料。但得与尔同味,愿与终身偕老”。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lwhyp.com  寓言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