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故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当眼泪掉进湖里_散文网

来源:寓言故事网   时间: 2021-08-28

一、

我叫琪,是这个的女主角。

偌大的世界,我微乎其微;偌大的城市,我形单影只;偌大的大学校园,我茫然若失。

他叫杰,是这个故事的男主角。

他说他会一直闭着眼,直到真的出现。

那年我大一,是个稚气懵懂的。我带着初入大学的兴奋开始以后中那亘古不变的花开花落。些许好奇,些许骄傲,只是我不知也许我将成为这花荣花谢中的一幕。( 网:www.sanwen.net )

那年杰已经大四,是个面临毕业即将走上社会的男生。他开始为的未来筹划,开始完成他从男生到男人的蜕变。只是他不知道这样的过程里蕴藏着怎样的吸引力。那是男生的可爱与男人的成熟交织下的热度。

我喜欢湖,所以特别喜欢在学校里的小湖旁享受悠然的气氛。在婀娜垂下的柳枝的映衬下,小湖的静谧让人心旷神怡,纵然它泛起一袭的涟漪,也能拨动我的心弦,为它在阳光下的波光粼粼爱慕不已。

那天我依然走在小湖旁,微风阵阵、香气沁人。

“喂,云啊。”我接起手机。

“琪,你跑哪里去了,快回来吧。一起吃饭去,学长请客。”我的舍友云在电话中说道。

“学长?什么学长?”

“上次我们做调查不是有个重修的学长要我们帮忙吗?学长说为表,请咱宿舍吃饭,一起去吧!”

“不了吧,我又不认识他,也没有帮他什么,你去就好了。”

“别啊,我一个人多尴尬,大家一起吧!你也来啊。就这样吧,挂了!”

二、

这个天比从前更寒风刺骨,也许这也预示着不久后年关的那场特大灾。只是当时我们全然不知。我们坐着公车按学长说的站下了车,在站台上等候。任寒风吹着,我们四个小依然开心的笑着,开着玩笑。我们一直是这样,哭也欢乐,泪也潇洒。

“嗨!在这儿呢!”一个穿着黑色便西、白底米黄条文衬衫和牛仔裤,戴着黑框眼镜的男生走了过来。

“学长!”云应了。

“学长好!”我们三对微笑看着我们的学长问了声好。

得知我们的口味后,学长带着我们来到附近的一家餐馆,叫上了我们最爱的水煮鱼。这是我们宿舍一起吃的第一顿水煮鱼。

“学长,你要毕业了,有什么打算吗?”云问道。

“我有准备考研,现在就业压力大。”

“听说考研很苦的。”我的舍友兰说。

“是啊,现在做什么都不容易。你们要好好珍惜这四年大学时光啊!”学长边吃边擦着汗,似乎很辣的样子。

“学长,你不太会吃辣吧?”舍友萍问道。

“呵呵,是啊!”

“学长,你们这一届的学生都在旧校区吧?环境怎么样啊?”我问道。

“吃完我带你们去逛逛。”

我们学校有两个校区,我们新生都在新校区,老生都在旧校区。学长带着我们来到旧校区,走过比新校区朴素太多的大门,仿佛来到一百年前。我的学校是个有一百年历史的老校。

“这个是体育学院,知道为什么要坐落在最前面吗?可以当保安使啊!”学长介绍道。

“哈哈……”我们笑成一片。

我们走过音乐学院,这里是个韵味十足的建筑。深褐色的屋顶,暗黄的墙壁,古老的哥特式风格建筑。地势错落有致,周边充斥着绿色的活力,岁月的蹉跎让这栋建筑增添了独特的韵味。其中一隅有茂密的枝叶放肆地伸向半圆的窗户,似乎想要探听这一百年里这个音乐殿堂奏响过怎样的旋律、唱响过怎样的豪迈。走近了才发现,厚厚的灰盖住了那厚厚的历史,俨然在对世人诉说着历经沧桑的肝肠寸断、对莘莘学子谆谆教诲着这百年历史的厚重与深刻。也许某个一身素衣的用她修长的手指跳跃在洁白的琴键上,音符纠结缠绵、哀婉悠长,那是一台发黄的旧钢琴,我这样遐想着……

踏着斑斑的石子小路,长长的绿茵走廊,在前面那蜿蜒的拐角也许存在着某个未知的邂逅,也许过去、未来。学长的背影,是不是也曾和另一个背影缠绵,任拉长,誓死不渝就为等那一场千年轮回的星宴。

哪里治癫痫治得好逛完了校园,我们搭着公车回到新校区。云的手机响了,是学长的短信,问我们安全到否。

三、

时光荏茬,这时已经是暖人的深。总有太多的,就像那数不尽的姹紫嫣红。

我不是个常常上网的人,因为在网络上我不知道要做什么。偶尔我会上上腾讯。自从与学长相识后,每当我上网看到他的头像亮着,脑子里都会在勾勒出他的轮廓,尽管并不那么清晰。我总是幻想着这样一个俊朗的男生旁边应该站着怎样的一个。

“好呀,小琪”学长的消息。

“学长好!最近怎么样?找到了吗?”

“我已经在异国他乡啦!”

“你出国了?”我很惊讶。

“是呀!留学,在日本。”

“这么快?”我恍然发现时光的脚步无影无踪。

“小要好好学习哦,尤其是英语,真的很重要。”

“是的,学长!”

“呵呵,不要叫学长啦,叫杰哥。”

“是的,杰哥。”

这个世界好奇妙,相遇相离、缘起缘灭都不是我们说了算。突然旧校区的音乐楼和学长的背影像一幅发黄的旧照片定格住了历史的画面,静谧的像湖,在阳光下波光粼粼。

“杰哥,你有女吗?”我发了条信息。

“曾经有过。”

“为什么分了?”

“她出国了。”

“就没有联系了?”

“傻丫头,很多事情我们无能为力也无可奈何。我从不强求,只要顺其自然就好。你以后会碰到很多事情让你觉得不尽人意。”

四、

杰哥的话淡淡的回响在我的脑子里,就像那微风吹过泛起的涟漪,慢慢地沁入我的心里。每当我沉闷时,我都会想起湖。走在小石铺成的柳荫小径上,不经意地用手攀着柳枝,任风吹拂发梢,享受被阳光洒满身体的舒畅。有人说手心的痣叫泪痣,长着这颗痣的人这辈子都与眼泪分不开。我看着我左手心的痣,莫非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在湖边的上,我肆意的坐着。一个人的时候我总会想起很多事,很多不怎么敢想却不得不想的事。我高中的时候是个看似很乖其实很叛逆的孩子,成天胡思乱想,每天上课宁愿无聊的去想自己上辈子是什么人也不愿意听课,高考落榜理所应当。偏偏我又不是个服输的人,我不自己就是他们眼中的失败。在复读的那一年里,我收获良多。复读的日子甘苦自知,最后的成功离不开一个人的鼓励——威。他是我的老师,一个数学男老师。每当我力不从心时,是他告诉我是我自己小看了自己,让我重新爬起来;每当我心力憔悴时,是他唱歌给我听,用歌声温暖我的心,让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每当我心烦意乱时,是他给我排忧解难,让我知道未来的路在哪里。威就是这样一个平易近人、极富亲和力的老师。就是这样,我一直着他。

他的关心一直陪我到大学,甚至越来越无微不至。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发展下去,直到发生了那件事。

也许是上天的安排,我无意间从威的博客踩进一个女孩的博客,在里面我看到了威的留言,傻瓜都看得出来他们是什么关系。这一刻,仿佛晴天霹雳。原来这一切都是骗人的。我气愤质问威为什么要欺骗我,看到他窘迫搔首却解释不清时,我只是暗暗的好笑,我这样做什么意义都没有,一切本来就不可能。这只是一个在我脆弱时的,一个虚无缥缈的。当我回到现实时发现期待没了,剩下的只是一个人受伤。挣扎无济于事,也许沉默才是我该选择的姿态。

“小丫头,最近还好吗?”杰哥的消息,这时已经晚上12点。

“一个人没有什么好不好。”

“怎么了,小丫头有心事了?跟哥哥说说。”

“哥……”这件事我不知道怎么跟别人开口,一直是一个人忍受着沉闷。在这种时候被人安慰就像打开了我心里的闸,满心委屈的痛楚顷刻泄出。

“傻丫头,不要怕,什么事都会过去的。”

“恩……”我强忍住泪水。

我没有开灯,因为舍友都已入睡。微弱的光线,拉长的身影重重的垂在地板上,拖得好长。回头看见,连自己都不寒而栗。这样的深,好。我望着苍穹的,你是否也看见了那一抹湾。

“丫头,别想太多了。早点睡觉,不然当不了公主变巫婆咯!”杰哥的消息。

“你怎么还不睡觉西宁什么医院看癫痫好啊?”

“我刚下班回来,看见你不好就多陪你下咯!”

“这么迟才下班?”

“是呀!我自给自足,要赚学费和费。”

“很辛苦吧?”

“没有关系,年轻就要吃点苦。”

“好啦,我没有事了,你快去休息吧!”

“丫头不笑,哥哥我哪敢睡觉啊!”

“嗯……呵呵。”我笑了,虽然和着泪花。

接下来的日子里每天晚上我都能看到杰哥给的留言,渐渐的我已经习惯每天晚上上网,不做别的,就为看看杰哥在不在。

五、

风和日丽,这样好的天气,这样湖。我喜欢在这样的天气赏湖,在阳光的伴奏下,和着小湖的主旋律,跳跃有序的音符在耳旁萦绕,这是世间最轻盈的声响、最舒缓的乐章。

“小琪,知道我是谁吗?”我接起手机。

“呃……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很熟悉,但是我却一时说不上是谁。

“不会不知道吧?小丫头,这么快就把我忘啦?”

“杰哥?”我的感觉告诉我是他。

“哈哈……”

“杰哥,真的是你?”对方爽朗的笑声告诉我就是他。

“小丫头,还挺聪明的!”

“杰哥,你的号码是中国的”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来电显示。

“对呀,我回来啦!”

“什么?回来啦?在哪里?”

“刚到,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咯!”

“你怎么有我的电话?”

“我是算命先生,你忘啦?我掐掐手指就全知道啦!”

“哈哈……为什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要回来准备毕业答辩。”

“哦,那答辩完就……”

“回日本。”

风吹了起来,吹动了我的发梢,我低下头,企图用发梢挡住某种失落。为什么失落,我不清楚。杰哥说一回来就要开始准备论文,只剩一个星期,他要把所有的事情在这个星期之内搞定。我可以想象这个星期对他来说是个挑战,也许要熬好几个不眠夜。

夜里我依然习惯等待,等着杰哥的头像亮起。可是已入深夜,依然一条消息都没有。我想他一定忙的焦头烂额吧!这种时候哪还有闲工夫陪我聊天呢?

“小琪?”杰哥的消息

“杰哥,你怎么上了?”

“你还问我,这么迟了你怎么还不睡觉啊?身体搞坏了怎么办?”

“我……”我不知道要怎么告诉他,这么长以来我已经习惯每晚上网等他。

“好啦,小丫头,快去睡吧!不然哥哥要生气咯!”

“哥,你的论文准备怎么样了?”

“别提了,哎!慢慢来吧!总会弄好的,相信哥哥我的实力!”

“当然,我当然相信你!我的杰哥哥嘛!”

“哈哈……好啦,小丫头快去休息。”

“那杰哥哥呢?”

“哥哥还要继续奋战把论文搞定!”

“那我也不睡。”

“你干嘛不睡啊?你又没有论文要赶。”

“我怕哥哥写论文累了烦了没有人陪,我不说话,就挂着,行吗?”

“小琪,你是第一个和我说这话的女孩。”

“呵呵,杰哥哥去忙吧!我累了自己会去睡的。”

“小琪,如果哥哥有空会去看你的。”

“好。”我想哥哥说这句话也许只是在安慰我吧。

不知道这样的夜空下,湖是什么样子;不知道这样的夜幕后,你是什么样子;不知道这样的戏码上演后,我们是什么样子。短促的相遇,却无限冗长。这样的剧本,结局难测。总是有太多的事情看上去顺其自然,偏偏却走不下去,也总是有太多的事情看似没有可能,偏偏却发生了。

六、

“琪,在想什么?”云拍了拍正趴在窗台上发呆的我。

“没有啊!”我挺不自在地换了个姿势。

“还没有?最近你老魂不守舍,一看就知道你有问题!”

“呵呵,是吗?”

给你坚持的力量!6.28国际癫痫关爱日 抗癫西南公益活动将走进商丘睢县!杰哥为什么要你电话啊?”云用集中十二分电力的眼神直勾勾的望着我。

“可能,可能觉得学妹呀,要照顾下咯!”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脸烧的厉害。

“学妹?那他怎么不要别人的电话啊?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老实说。”云故作出一副阴险的样子。

“真的没有啦!杰哥怎么会对我这样的小妹妹有意思呢?”

“杰哥?叫得这样亲昵,看你那神魂颠倒的样子。”

“哎呀!你这个讨厌鬼。我揍你!”我举手做出一副要打她的样子。

“你这么暴力,小心我告你的杰哥哥哦!”云一脸坏笑看着我。

“讨厌!人家才不会对我有兴趣。”

“那这么说你对他有兴趣咯?”

“什么嘛!”

“说实话,你是不是爱上学长了?别告诉我没有啊!你连你最好的姐妹都瞒着,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没有啦!其实我也说不清这是一种什么感觉。我喜欢听他叫我小丫头,喜欢听他跟我讲道理。但是我不喜欢他说我还是个小屁孩,还没有长大。”

“你最近上网都上这么迟,是不是为了跟他聊天啊?”

“这好像都成我的一个习惯了,不上网等他我就会觉得缺少什么。每天等到他似乎是我最大的,如果没有等到他我会不知所措,不停的想他在做什么?他怎么了?为什么不上?”

“你个死丫头,你有没有想过他已经毕业了,而且他已经出国了,就算现在在国内,但是答辩一结束就要回去的。你这样苦的只是自己。你想以后每天就这么等着?你有几年啊?你等的起吗?再说了你肯定你能等到他吗?如果等到最后他根本没有回国的打算呢?你想一死了之?”

“没有那么严重啦!再说杰哥只是把我当小妹妹,我不会想太多。”

“反正你想清楚了,别最后弄得自己累累。”

“嗯……哎!外面天气好好哦!我出去走走。”

“早点回来,一起吃饭。”云拍了拍我的肩。

“好,走了。”

我一个人走在洒满阳光的小路上,路边的花争奇斗艳。在这样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里,我知道我不应该掉泪。也许一直以来都只是我自己找不到安全感,是我自己害怕孤独害怕分离。我喜欢被照顾的感觉,喜欢有一个人可以告诉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我想我还可以与作伴,在这样春意盎然的气候下,我不会、不会害怕。

不知不觉,我又来到小湖。湖面还是那样平静,微微的泛着涟漪。我倚在婀娜多姿的柳树旁,眺望着远方,心想,那是杰哥将要远去的方向吗?我可不可以站的再高些,让我看看清楚那远方的天有没有什么我可以领悟的深刻?还是说我永远只能是你偶尔想起的小妹妹?你的忽远忽近,你的若即若离,我都好在意,我都好想明白里面到底是你的不在意还是你的太在意……

“小丫头。”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抬起头,我看到那张我重复勾勒几百遍的脸,依然还是那副黑框眼睛。是他,没有错,是他!我怀疑自己的眼睛。我看到杰哥俯着身,凑近着看着我,眼神里还是不变的亲和,但是这次我能感受到更多的是怜爱,只是我不知道这份怜爱是给我的么?

“丫头,愣什么呀?”

“哦,杰哥?你怎么在这?”我回过神来。

“我不是说了,小琪在哪,我就在哪吗?”

“你,答辩,完了?”杰哥的眼神让我好不自然,甚至有些紧张。

“刚结束,我就来找你咯!怎么样?吗?”

“还,顺利吗?”

“我可是很潇洒的完成!”

“你,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我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你哥哥我是神人呐!我掐指算算就知道你在哪里啦!”

“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日本?”

“后天,所以来看妹妹一最后一眼。”

“最后一眼?”这样的字眼真的可以刺穿我的意念,瓦解我所有的。

“小琪,怎么了?”

“没有。”看到杰哥暖人的眼神,我几乎忍不住早已在眼眶中打转的眼泪。

“傻丫头,舍不得我?”杰哥凑在我的耳旁,呼出的气痒痒着我的耳根、痒痒着我的心。

“才贵阳治癫痫权威医院没有!”我倔强的说。

“哥哥走后你还会像那样每天等我吗?”

“当然!”我几乎没有考虑。

“傻丫头!”杰哥哥边说边摸着我的脑袋,“哥哥送你一个礼物好吗?”

“送我?什么?”我好奇的望着比我高出一个头的杰哥哥。

“你闭上眼。”杰哥神秘的看着我。

“还闭眼啊?”

“闭上嘛!乖!把左手伸出来。”

“哦!”说着我闭上了眼,心里揣测着杰哥哥会给我什么惊喜。我只感觉杰哥用它厚实的掌心拖着我的左手腕,在我的无名指上套上了一个圈圈。

“好啦!”

“什么啊?”我睁开眼,此时我的手指上已经套上了一个闪闪的戒指。这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刻着斜杠条文的银圈,朴实无华,但却圆润端庄。

“我知道这样很仓促,但是对不起,我只有这些时间。如果你愿意做我的公主,就帮我戴上这枚戒指好吗?”杰哥不等我反应就说道。

“杰哥,你在开玩笑吧?”我已经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

“琪,我相信第一眼的感觉,我只是忠实于我自己的感觉。你不要为难,你也只要忠实于你自己就好。”杰哥说的坚定且温情。

“可是,你就要出国了。”

“我只是想出国学东西,长见识。日本是个很先进的国家,但是我爱的是中国,我是个中国人,等我学有所成我一定回来。而且现在有了你,我舍不得你,但是路是我自己选择的,我要继续走下去。有能力,我才能照顾你。”杰哥抓着我的手,期待的望着我。

“杰哥哥……”我终于忍不住,不知道是感动还是的泪水夺眶而出。

“傻丫头,哭什么?”杰哥哥用手擦拭着我脸颊上的泪珠,动作温柔且轻盈。

“我怕,分离。”

“分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心离。我们只要简简单单的爱,没有什么能拦得住我们,纵然隔着一片海。琪,我们要相信自己。”

“杰哥哥……”我抽泣着。

“乖!”杰哥说着把我的头埋进了他的胸口,“丫头,这湖里的水好深呐!不会都是你的眼泪吧?”

“噗哧!”我忍不住笑了出来,“什么嘛!哪有!”

“看来你常掉眼泪,答应我以后不许再轻易哭鼻子了。”说着,杰哥哥在我的鼻子上刮了一下,轻轻的就像一阵微风,刮走了所有的伤楚,剩下的只有欢快舒畅。

“嗯啦!”我低下头微微的笑着。

“笑啦?开心啦?那是不是还有一件事没有做啊?”杰哥哥拍着我的脑袋说道。

“什么事啊?”

“别想赖啊!我给你戴上了,你是不是……?”

“人家不要!”我红着脸转了过去。

“不要啊?那好,那留着也没有用,我扔了!”说完杰哥哥举着手把它扔向湖里。

“啊!不要!你干嘛!怎么说扔就扔啊!这是一对的,扔了就没有了!”我抓着杰哥哥的手愤愤说道。

“傻丫头!你说的,这是一对的,那你还不帮我戴上?”说着杰哥哥打开手心,戒指躺在里面闪闪发光。

“你讨厌!”

“谁叫你是个傻丫头呢!”

我接过戒指,握着哥哥的手掌,缓缓将戒指戴在哥哥的无名指上。这仿佛是一场宣誓,宣告两颗心的结合、宣告两个的交织、宣告两只手的紧握并且从此不再放手。

“琪,我不在你一定要坚强。相信我,更要相信你自己。”哥哥从背后抱着我,夕阳从我们的头顶落下。

“杰哥哥,你会回来吗?”

“傻丫头尽说傻话,哥哥一定会骑着白马回来接我的公主。”

“哥,你会保护我多久?”

“到的终结。”

“你会爱我多久。”

“爱你爱到你不爱我的那一天。”

“哥,我随你到。”

“琪,我陪你到海角。”

夕阳,余辉,我们,拥吻……

这是我们的故事,朴实无华、简简单单,就像我们的爱。我只想用我的笔记录下我们的,并以此献给我即将生日的杰哥哥。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lwhyp.com  寓言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