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故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心路(第18章)-

来源:寓言故事网   时间: 2021-04-05

                             第十八章
    顾跃明和辛亚玲带着满心的喜悦回来了。下火车就感到有一股丝丝地凉意。
    顾跃明这次出去主要是看望生病的丈人,同时也领略一下西南的风光。在西南的门户城市成江市他可真正领教了俗称巴蜀饮食文化代表的火锅,那种麻辣像排山倒海似地直扑鼻腔,让这位长在西北的大明岛人实在难以享受。看着辛亚玲 “丝丝”地吃着,虽然是满头大汗,但那种热情让人看了也食欲大增。
    成江市一到傍晚,各种小吃摆上街面,应有尽有。花钱不多就能吃好几种,什么夫妻肺片,担担面,三合泥……让人目不暇接。辛亚玲成了顾跃明的向导,领他东逛逛、西看看。
    在卖竹品的摊位上,辛亚玲相中了一根拐杖,拿起端详半天。顾跃明以为,他要买这个用来走路。便说:“我们又不爬大山,你要这个做什么?”
    “爸爸的病刚好,行动有些不方便,我想给他买个拐杖,他走路也方便些。”辛亚玲说。也许家人已经给他买了,万一买回去又多了怎么办?辛亚玲说,不管家里有没有,这是我的孝心,爸爸看了一定会高兴的。
    是啊,人们都在盼儿子,可女儿差在哪里啊,家里现在都是女儿在操心,就拿顾跃琴来说,有点好吃的就往家里送,在外面工作时,每次回家都让马明阳买这买那,女儿认为,父母养育自己不容易,有了能力就应该孝顺父母。辛亚玲也不例外,哥哥忙自己事情,嫂子毕竟不是父母生的,只要把那个小家操持好,她也再没有过高的要求。这次回去,他要好好地和父母呆几天,他知道,爸爸虽然语言已经不是讲得很清楚了,但从他的眼神里就能感到,爸爸对她的依赖。
    在成江市玩了两天便踏上回家的征程。
    辛亚玲的家在巴东的一个小县城,这是个五十年代建立起来的工厂,当时属于保密性质的军工厂,父亲是从部队转业到这里,一干就是四十多年。如今,年岁大了,前年,一场大病又他腿脚不利落了,还好,现在可以下地走路了,看到女儿带着女婿回来了,他精神又好了许多。
    顾跃明见到岳父、岳母赶快呈上准备好的礼物,岳母端详着顾跃明喜悦都写在脸上,拿出家中最好的东西招待他。父亲也是很高兴,只是说话不太利落,表情也洋溢着满心的喜欢。
    哥嫂在忙自己的事,侄女在县中学读书不常回家。自上次接到朋友发过来的彩电,哥嫂就忙得不可开交了,在物资短缺的八十年代,这可是个赚钱的好机会,他们哪能轻易放过呢?不过,哥嫂、侄女还是抽空回来见了顾跃明这个新妹夫。
    顾跃明夫妇在家天天陪着老人说话,买菜做饭。父亲拄着女儿从江城带回来的拐杖可以在外面走走了,在外面的时候,总能引来街坊四邻的关心的目光。几十年的邻居看邵阳著名的癫痫医院到辛亚玲总是笑盈盈地夸她有眼光。
    近十天过去,他们还要继续旅游,因为一个月的婚假所剩不多了。
    从辛亚玲家出来便开始浏览祖国的大好河山,乘船先到被人们称为人死上名山的鬼城。传说人死先到鬼门关,出了鬼门关,途经黄泉路,路上盛开着只见花,不见叶的彼岸花。“花叶生生两不见。相念相惜永相失。”路尽头是忘川河边,上面便是奈何桥。桥分三层,上层红,中层玄黄,最下层乃黑色。愈下层愈加凶险无比,里面尽是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生时行善事的走上层,善恶兼半的人走中层,行恶的人就走下层。
    走过奈何桥有一个土台叫望乡台。望乡台边有个亭子叫孟婆亭,有个叫孟婆的女人守候在那里,给每个经过的路人递上一碗孟婆汤。忘川河边有一块石头叫三生石。喝下孟婆汤让人忘了一切。三生石记载着前世今生来世。走过奈何桥,在望乡台上看最后一眼人间,喝杯忘川水煮今生。。。
    奈何桥上有孟婆,要过奈何桥,就要喝孟婆汤,不喝孟婆汤,就过不得奈何桥,过不得奈何桥,就不得投生转世。凡是喝过孟婆汤的人就会忘却今生今世所有的牵绊,了无牵挂地进入轮回道开始了下一世的轮回。
    一喝便忘前世今生。一生爱恨情仇,一世浮沉得失,都随这碗孟婆汤遗忘得干干净净。今生牵挂之人,今生痛恨之人,来生都形同陌路,相见不识。阳间的每个人在这里都有自己的 一只碗,碗里的孟婆汤,其实就是活着的人一生所流的泪。
    顾跃明在想,每个人活着的时候,都会落泪:因喜,因悲,因痛,因恨,因愁,因爱。孟婆不就是将他们一滴一滴的泪收集起来,煎熬成汤的吗?在他们离开人间,走上奈何桥头的时候,让他们喝下去,忘却活着时的爱恨情愁,抹去今生挚爱的人,干干净净,重新进入六道,或为仙,或为人,或为畜。每个人都会心甘情愿地喝下孟婆汤。因为这一生,总会有爱过的人不想忘却。喝下它,就是喝下了你对她的爱。 
    他对辛亚玲的爱,何尝不是如此呢? 他希望用自己的爱让他感到我顾跃明是个敢于承担的人,虽然算不上是个顶天立地的人,但最起码让她感到,和我顾跃明过一辈子心里是踏实的。这次到他们家见到岳父、岳母,从他们的眼里也感到了对他的信任和欢喜, 到赴黄泉路的那一天,就会携着她的手一起毫不后悔地走过奈何桥,喝下那碗孟婆汤,忘却一切世间的痛苦,来世再和她做夫妻。
    回到家里的顾跃明两口子开始了自己的生活……
    热恋中的顾跃明和辛亚玲就勾勒过婚后的美好情景:让朝霞满天的小家到处都充满着浪漫和情调。
    新婚燕尔,每日小俩口依依舍不得地互致吻别,各自奔向属于自己的岗位。夕阳西坠,又飞鸟归林般地回到温馨的小巢,餐桌上一片融融氛围。华灯初上,在相依相偎地在小区、河边散步,相互赏不够,有道不完的情………
    好景不长,婚后不久,一切美好的憧憬都变成每天要面对的现实。做饭、收拾房间,开始为琐碎吵架了,爱情没有了那块神秘的面纱,辛亚玲不再是他那个有点神秘的女朋友,而是成了朝夕相处的妻子。
    结婚半年了,辛癫痫平片什么样患者不适宜吃亚玲感到有些疲惫了,她有些不明白,原来看好的这个人怎么缺点越来越多,结婚前的他与现在判若两人,刚开始还还能听听她的话,可时间一长,惰性就开始作崇了,再多说几次,他就不耐烦了,这让辛亚玲很恼火。尤其是说起话来,更是呛人,明明可以好好说的话,到他嘴里就变了味,她有些难以适应了。
    她请教过结了婚的小姐妹,他们说,男人是泥,女人是水,结了婚就需要磨合,来自两个家庭出来的人由于生活习惯的不同,家庭背景的不同,产生矛盾是自然的。辛亚玲你是个喜欢干净,做事井井有条的人,可顾跃明生活中粗枝大叶,就需要你来调教啊,他刚开始还能听你的话,没做好的事,就会立纠正。为什么呀?就是因为你们之间有距离,有一种期盼见到你,见到你也有所掩饰,总甜言蜜语得见你爱听的话说,根本就没有涉及到具体生活的内容。现在不一样了,你成了他的妻子,他有必要成天掩饰,讨你的欢喜吗?
    辛亚玲感到必须尽快进入角色,当好妻子,用体贴来尽快度过磨合期。这天是周六,他给顾跃明打电话,让他买半斤肉馅,再买些芹菜,晚上包顿饺子吃,这样让家的氛围更浓一些。
    下班的辛亚玲一进单身楼的长走廊,有人已经开始忙着做晚饭了。
    她在想,顾跃明此事一定在洗菜、剁馅,她一进门必定会迎来一个甜甜的吻,然后会挽起袖子,开始包饺子,说说当天发生的事,说说他身上的缺点,他还会像以前一样,笑呵呵的答应。再用那笨拙的大手揉面,她擀好饺子皮,两人一起包饺子,不一会就会立起像战士列兵一样的饺子。
    她微笑着打开房门,可家里没人,明明交代好的事,怎么就不做呢?她最近感到很疲乏就坐在椅子上,很失望地望着前方,不知以后该怎么办? 但想想,饭还得吃,就挽起袖子和起面,准备揪西红柿鸡蛋面片。
    门开了,顾跃明手提肉馅和买的芹菜推门进来了,看到老婆在和面就不好意思的辩解:“我在菜市买菜,碰到一个多年没见的哥们,非得拉我去喝啤酒,我扭不过他就喝了两杯。哈哈!”说完,在一个脸盆里洗好手,抢过她的面盆和起面来。
    辛亚玲就取出肉馅和芹菜不说话的忙碌着,表情十分严肃。顾跃明见状,开玩笑的逗她开心,可辛亚玲却没笑出来。
    顾跃明看老婆还是毫无表情的在拌馅,对他的说话没什么情趣,心里十分的不快。面和好以后切好,开始擀皮,两人都在沉默中做事。
    “我本来是好回家的,可是……”顾跃明有进一步解释着刚才回来晚的原因。“别解释了,我看你是没把这个家当回事,否则,你还去啊?你眼里有我这个老婆吗?明明我交代好的事,你就是当耳旁风,你让我太失望了!”
    “我知道你看不惯我,我就这德行,你看不上我,当初为啥要找我?”顾跃明火起来了。
    “你你你……”辛亚玲气得说不出话来。拿着拌馅的铲子就给顾跃明肩膀上一下。这一下,顾跃明火了,“吃什么吃,我都被你管制的像地富反坏右了,难怪我哥们说我成了家庭妇男,还不如找朋友喝酒去,省得受你的气!”,一下把和面的小案板给掀翻了,抬腿就出门了。看着撒了一地的饺子和面团,辛亚玲眼眶的泪水一下子涌出来。梅州市癫痫中西医结合医院
    邻居王丽华听到吵闹声过来看个究竟,一看,满地的饺子就帮着收拾起来,辛亚玲一面抹眼泪,一面擦拭桌子,“王姐,你说,我该怎么办?这顾跃明以后要是经常这样,这日子该咋过啊?”
    王丽华一面收拾一面劝解辛亚玲:“这男人啊,都一个德行,结婚前一个样,结婚后有一个样,不过的磨合一段时间才能默契,你也别着急,慢慢来,小顾,我还是了解,本质不错,就是倔一点,以后多和他谈谈,我相信他会改掉这些坏习惯的。”
    其实,顾跃明一出门就后悔了,后悔不该对辛亚玲这样。他觉得是自己头脑里大男子主义在作怪,那些狐朋狗友的话还能当真?他们只不过是要让你多陪他喝喝酒罢了,还能干什么?这下把老婆得罪了。这一出来,再怎么回去啊?父母家绝对是不能去的,因为他不想让父母亲担心,爸妈年纪大了,都快三十岁了再让他们操心,心里实在不忍。回去向辛亚玲赔个不是?觉得脸面上下不来。不知该怎么办?他漫无目的在大街上瞎逛着。抬表一看,快十一点了,想想,还是回去吧,反正现在已经不生气了,回去挨她骂就是了。
    走进走廊,看到每家每户都挂着门帘,整个走廊静悄悄的。他想,辛亚玲会不会反锁,不让他进门呢?如果是这样,我只能回父母家了。他带着一种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向自家的门。
    他掏出钥匙刚要开门,门自己开了,推门进去只见辛亚玲坐在凳子上在打盹,开门的声惊醒了她。看到是顾跃明,就起身问他:“你吃饭了吗?饺子已经下好了,快吃吧!”
    顾跃明本以为,面对的是怒目圆睁的场面,没想到,她会这样的对他,这让他反而很不好意思了。就端过盘子吃起来,一边吃着饺子,一边看着辛亚玲,在等老婆数落。“饺子凉了,我就去热热!如果不嫌凉,你就吃好,洗洗睡觉吧!我先睡了”辛亚玲说完上床睡觉去了。
    此时的顾跃明,五味杂陈涌上心头。他看看侧睡在床上的老婆,
    心里很自责,明明是自己掀翻了案板,她居然还能这样心平气和地对他,一个女人有这样的胸怀,我作为一个男人还能静坐在这里吃饺子?我必须向他道歉,请求她的原谅,这样心情会好过些,他上床去推老婆。
    这时的辛亚玲也没有入睡,王丽华的那些话,对她启发很大,她觉得,顾跃明就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小男孩,得哄着来。所以,她不生气了,收拾好房间下好饺子,就等这个没了饭吃,才肯回家的大男孩吃饺子。
    她正在思考如何让这个来不懂得生活的丈夫学会生活,突然,被一个大手从后面推了一吧。她知道顾跃明的意思,但她还是回过头看看便说:“吃好了,洗洗睡吧,有事明天再说吧!”
    “其实,这顿饺子,我来和面,剁馅,让你看看我的做饭的能耐,碰到朋友就一起喝酒,可他不断的刺激我,说我娶了老婆就忘了朋友,被朋友一激,弄得我很窝火。没理他,就先回来了,本来我想表现一下的。我工作上使不上劲儿,想发挥一下自己的专业没机会,我很烦心,你又批评我,我觉得我什么都做不好,谁都可以指责我,我心里烦透了,我想通过自己能力证明我顾跃明做什么事也是很认真的,可你的那顿数落,让我感到,我很没用。我本来不想发火的晚上睡觉抽搐是什么原因?,可你太盛气凌人劲儿,又把我给惹火了,真让人受不了,我就……”
    辛亚玲明白了,原来他也背负着这么沉重的思想负担啊!这是她没有想到的,她坐起来把顾跃明搂在怀里,拍着他像母亲安慰孩子一样:“你以后有什么委屈别憋在心里,我们共同承担,我是你的妻子啊,我想,以后会好的。”顾跃明深情地望着她,眼睛有些湿润了……
    顾跃明补记着班组的民主管理会的纪录。突然响起一阵电话铃声;那头的严东说,张克的女朋友得了白血病已经住院,希望有时间约在一起去看看。
    顾跃明在想,这张克也够倒霉的了,原来的那个女人离他而去,现在好不容易生活稳定了,又摊上这事,还是严东好啊,虽然他没多高的文化,期望值也不是很高,但生活的有滋有味的。前些时候,王霞生了个大胖小子,圆了她婆婆的梦,全家上下对他这个大功臣真是体贴到家了。粗略算来,孩子也有四个月了,这阵子忙得严东脚不沾地,他的那高兴劲儿就甭提了。
    他又给老婆单位打过去电话说明了情况,辛亚玲说,应该去看看,可她最近有些乏力总想睡觉就不去了,让他和严东代表两家人买点补品去看看。顾跃明也觉得,最近辛亚玲不像以前有精神了,总说乏力。原来回父母家很勤快地她,也不爱动窝了。妈妈看出点门道了,让她去医院查一下是不是怀孕了,可他们认为,好像不是,因为很多经验证明,怀孕的的女人爱吃酸的,爱吃辣的,而且还有妊娠反应——呕吐。
    这天早上,顾跃明和严东约好去医院看张克的女朋友李艳红。准备上班的辛亚玲感到有些不舒服,顾跃明说:“干脆一起去看病人,顺便检查一下,别再又有什么毛病。”
    三人买好东西直奔医院,顾跃明挂完内科号交给辛亚玲,说一会来接她,就和严东一起去血液科,上楼梯时,严东突然说“你别去,你媳妇说不一定是怀孕了,你快去照顾,我代表就可以了。”
    “不会吧?她也没吐过,吃饭也正常,就是有些乏力,我担心是别的病,看完我就找她!”
    来到血液科也没见到李艳红,只有张克和李艳红的大哥在那里等着,问了一下情况,说在隔离室不让人探视,怕带进病菌。放下东西寒暄几句后开了。
    和严东分手后,顾跃明去内科找辛亚玲,找一圈也没找到,便问医生,说了体貌特征,医生说,转到妇科了,怀孕的女人怎么来内科看病,真是乱弹琴。
    顾跃明一听,赶紧奔向妇科门诊,在门口的椅子上见到辛亚玲,他坐在那里,见到顾跃明边说:“医生说,是怀孕了,现在等化验结果。”
    这时,一个医生出来让辛亚玲进去,看到顾跃明就埋怨起来,老婆都怀孕了,你还到处乱跑,也不不好好照顾。
    回家的路上,顾跃明很是兴奋,看看辛亚玲又看看她的肚子,“你的肚子也不是很大啊?怎么?再说,你也没呕吐过啊”
    “医生说了,有些人怀孕反应不明显,也就是不呕吐,但我觉得乏力也是妊娠的一种反应啊!”
    顾跃明高兴极了,马上提议回家告诉母亲去。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lwhyp.com  寓言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