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故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奶奶的历史

来源:寓言故事网   时间: 2019-10-24

  在我们看似平凡的生活中,有着许许多多不平凡的故事,这些精彩纷呈或曲折凄婉的故事,大多随着当事人的离去和岁月的流逝而化在了无知之中,只有极少量有幸通过影视、书籍留存下来。这些普通人用生命书写的财富,不能似金子般埋于地下千万年而依然可以重出江湖夺人耳目,只能化于无痕的宇宙中,不如一粒微尘,永远不为人所知。我的奶奶生于中原富有人家,按照人生的轨迹,她会嫁一户门当户对的人家,过着一份平静而安逸的生活,直到自己人生的尽头。然而日军的一声炮响,所有的一切都被拦腰斩断,一个无序混乱颠沛流离的生活立刻摆在了未曾预料的眼前,而且是普通人难以应对的混乱。面对豺狼虎豹,他们出于本能,只有逃,一直逃,逃到听不枪炮的地方,逃到可以让他们活下来的土地,为了活命,哪怕有违自己的道德和情感,只要填饱肚子,也只有填饱肚子才是此时唯一的目标。我的爷爷生于秦地关中西府,家有兄弟四人,通过奋斗,有了自己的一份家业:水田十多亩,牲畜二三头。虽非大富,养家足矣。如果按照先人们的生活足迹,他成年后应该娶一小脚女人,然后生一堆孩子,直到把他们养大,自己慢慢变老,父辈们的坟地,将是他人生的终点,也许他会在这个过程中,感受到为人夫为人父,甚至为人爷的快乐和幸福。奶奶,一个小家碧玉,爷爷,一个粗壮农夫,以日本人的枪炮为媒,原本永不会有交集的两条平行线,就此改变了各自的轨迹,在划过遥远的天际后,奇迹般地交织到了一起。当年向西入关的百姓百千万,沿着陇海线,像一条带子一样平铺开来,在沙粒般贵州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靠谱的人群中,为何单就奶奶遇到了爷爷,为何爷爷单就相中了奶奶?听老一辈人说,奶奶到家时,穿着绸缎做的衣服,人长得白净漂亮,全然不像个逃荒要饭的。虽然年轻的奶奶我没见过,但是老年的奶奶总是喜欢把自己收拾地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我却是亲历过的。爷爷奶奶的结合原本以为就是为了生存而促成的一桩婚姻,奶奶为了活命,随便找了一个能让自己吃饱肚子的男人嫁了,只不过这个人是我的爷爷而已,至于他们之间的感情,我从未从长辈处听说过。直到自己到了中年,才从母亲口中得知,奶奶婚后出逃过四次,每次都被族人抓回打得遍体鳞伤。虽然现在难以了解奶奶当时内心的真实感受,不过由此看来,她并不认可这桩为吃饱肚子而产生的婚姻,并为此而作了很大的抗争,不幸的是“革命”没有成功,这是奶奶个人的不幸,却是我们家族的幸运。不过,奶奶当时内心的痛苦我还是能体会到的,逃到异乡,嫁给一个比自己大了十多岁的男人,语言、修养上的差异,情感、沟通上的障碍,对于一个还处于豆蔻年华,对未来尚充满美好幻想的小姑娘来说,这样的现实对她的精神是怎样的一种折磨。更为惊诧的是,奶奶在老家还有一个未婚夫,是个军官,翻看历史,他应该属于汤恩伯的部队。为什么母亲会知道?她是从村里老一代人哪里听来的。那个军官移防陕西后,还带兵到村上寻找过我的奶奶,奶奶知道后急忙躲了起来。从奶奶的逃,到奶奶的躲,是牵挂与爷爷的感情,还是舍不下自己的一群儿女?或许两者皆而有之。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奶奶没有为了个人的幸福,而选择抛弃一家人,这是奶奶的无奈,也是奶奶的伟大。她本来可以一走了之,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这也是她曾经的梦想和追求,然而岁月消磨了她的感郑州大学第五附属医院癫痫科预约电话性,母性让她变得更加理智。生活有时让我们很无奈,需要的总是早到或者迟到。自此,奶奶便断了所有的念想,在这个地图上绝对找不到的小村庄,平静安稳地生活下来。这样讲的理由是,村庄距离陇海线很近,步行30分钟,便可坐上火车,一路向东,回到奶奶的家乡,可她一直没有这样做。抗战胜利后,奶奶的大哥,我未曾见过的舅爷,沿着陇海线向西,先是在西安找到了奶奶的妹妹,我的姨奶奶,又继续向西,找到了我的奶奶,兄妹两人见面的场景没有人说起过,我想应该会像电影中演的那样,两人抱头痛哭,也许不尽然,因为奶奶在我家,衣食无忧,平日里爷爷也很关心她。他们之间聊了些什么?因为两位老人已经去逝多年,永远无法得知。总之,舅爷的使命和心愿已经完成,他从哪里来又回哪里去了,奶奶留下来,继续她平淡的生活。家对她来说,遥远的中原故土,已经成了模糊的记忆,唯有眼下的生活和家庭才是自己精神的寄托。所以奶奶不久后虽然回了趟老家,但是很快又返了回来。奶奶就像一棵被大风吹远了母体的蒲公英种子,在陌生的土地上生根发芽,儿女们如同她深扎异乡的根,使她变客为主,将思念变成了固守,将排斥变成了回归。对普通大众来说,血缘关系的牢固性,甚于其它,他就如同一张看不见的网格,将人与人连结起来,使人有了归属,有了亲情,有了安全。抗战胜利后,中国很快陷入内战,华夏大地又一次风起云涌,大事不断。但是对奶奶来说,她的生活依然平淡而宁静,每天需要做的,就是一日三餐。对于发生在邻县著名的扶眉战役,她只听到了枪炮声。奶奶说那个时候,军队一波一波东来西往,有的在村子驻扎,还向她借过碗盆。最有趣的是,一波刚做好饭,另一波打了过来,满满的一石家庄癫痫病医院哪家较好锅大米饭放在村口冒着热气没人吃。在这一波波的人中,也许就有新中国的将军,对历史的参与者来说,这是不平凡的一天,对奶奶这样的旁观者来说,生活中只是多了一件茶余饭后的谈资。建国后不久,爷爷经营的十多亩田地入了公,最后牛和锅也归了集体,包括爷爷自己,也成了公社的一员。对于家产归公这件事,我想爷爷是心甘情愿的,因为爷爷的死足可以证明他对集体的热爱。爷爷是个勤快的人,勤劳让他致富,也成了他悲剧的起因。集体公社是个大家庭,全村每天定点一起吃饭、上工。爷爷勤快,早饭前总是要到马路上无偿为集体拾一筐粪,结果有天捡得认真,错过了饭点,向队长要口吃的,反倒被训斥了一顿,一气之下,病卧于床,直至去逝。父亲每次说起这件事,总要痛骂那个队长几句,有时还会流下眼泪,至今都没有原谅这个人。爷爷长什么样,没有留下一张照片,所以只能根据父亲的描述来想象,应该是高鼻梁、深眼窝,眼睛大而有神,就象我的父亲一般。关于爷爷的事我知道的很少,或许与他去逝太早有关。从老一辈人那里听来的,大多是说他勤快、善良,一年到头种地、卖菜、打粮食,庄子里有谁家揭不开锅,端个碗过来管吃饱。爷爷就这样赌气去逝了,我自认为非常不值得,有财产归公都毫无怨言的气魄,何必计较他人的几句蜚语。很欣慰老人们说起他总是忘不了一句:你爷他是个好人。爷爷在这个世界上走一遭,让一些人能够感激而挂念他,活得是有价值和意义的。爷爷去逝了,留下奶奶和一群嗷嗷待哺的孩子,我的大姑十四五岁,小姑还在奶奶的怀里,家中唯一的男性我的父亲,只有八九岁,生活全部的重担都压在了奶奶一个人的身上。为了孩子们,奶奶不得不选择重新嫁人。我的后爷来自本村另较好的癫痫医院一家族,兄弟五人,只有半孔窑洞,入赘时挑着一条扁担两个筐,用本地话说,算是倒插门了。后爷对我的父亲不太友善,从我记事起,就没有见过他的笑脸。印象里他总是肩上背着一个褡裢,腰上别着旱烟管,急匆匆早出晚归,做着买卖各类蔬菜籽的营生。父母结婚不久,就被爷爷逼着分了家。我二叔是后爷和奶奶的孩子,长大成人后,要新的房子来结婚,所以搬出了祖宅,我的奶奶也跟着后爷走了。我和后爷没有血缘关系,彼此也就没有多少感情,但是奶奶怀抱的温暖,我还记忆犹新,所以舍不得她离开我们。二叔结婚前,小姑出嫁了,被后爷逼着嫁给了一个她自己并不喜欢的人,只因这户人家出的财礼最高。因为后爷的贪婪,一再提高财礼,男方将所有的怨气和仇恨,都记在了小姑的头上,婚后五年,小姑因为不断的家暴疯了,我不知后爷和奶奶当时是怎样的一种心情。不过没关系,两年后,后爷走到了人生的尽头,或许他很欣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有了自己亲生的儿子和两个孙子,血脉得到了传承和延续。后爷去逝不久,我们也搬出了老屋,有了自己的新家。新家是两层的小楼,宽畅明亮,于是父母商量,将奶奶从二叔家接了过来。可惜那个时候我已经上了大学,很少有机会能够和她坐在一起说说话,不过那几年她很开心,见到我常常是灿烂的笑容,她或许开心于生活的满足,或许开心于后辈的成功。大学毕业后,我入伍的第二年,弟弟打电话到连队,说是奶奶去逝了,因为当时部队任务重,没法请假,只能在心里,祝福奶奶一路走好。对于奶奶的去逝我并不惊讶,因为每一个人终会有这么一天,而她已经走过了自己人生80个春秋,经过了太多太多的风雨和磨难,或许真是太累了,该休息了。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lwhyp.com  寓言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